古建彩绘|明代古建筑彩绘色彩发展特点

古建彩绘是中国特有,有着十分悠久历史,而且具体内容多种多样,数不胜数,我们通常能够在各类寺院、宫廷庭院、及其名门望族的住宅中看到。在其中,明朝是建筑和彩绘的兴盛时期。

明朝彩绘发展历程

明朝建立,君主专制的封建君主专制进一步加强,明太祖的休养生息政策在很大程度上推向了明朝手工业者生产,手工业者技术性飞速发展。明朝初期建国南京市,建筑关键依靠江南地区匠人。永兴移都北京市,北京市皇家园林基本建设,以南方地区匠人为主导。

构成了认真细致、工丽、秀气、雅致的明朝建筑设计风格,**江南地区造型艺术的气度,只是经过皇室贵胄的3D渲染,明朝建筑规模宏巨,色彩浓厚。虽修改了江南地区雅淡风气,但是其根茎,实与江南地区建筑相仿。

河南古建彩绘


砖的生产制造大量增加,屋面瓦的总数及质量均超过以往一切时期。官式建筑早已相对高度规范化、工具化。房子的核心一部分,也即常常可以获得日照的一部分,一般用暖色调,尤其爱用朱红色;格下阴影部分,则以绿蓝般配的冷色调。那样,阐述了阳光的温暖和黑影的荫凉,产生舒目对比。

建筑色彩的使用,在君主专制的明朝封建社会君主立宪下依然遭受等级制限制,在一般公共建筑建筑中,大多采用灰绿色的墙体瓦顶,梁枋铝门窗大多采用原色木面,也显得十分清雅。

此外,明朝时,藏族人和蒙古族的喇嘛教建筑在元朝的前提下进一步发展。寺庙建筑因为有一些比较详细的点缀技巧,这就会使寺庙中很多建筑的外型拥有共通的艺术特征。

墙厚厚的,窗不大,因此建筑看起来豪壮牢固,挑檐和墙的身上大量横着饰带,给人一种多层觉得。这一特点在艺术上加大了建筑的尺度感。在色彩艺术装饰上则采用了对比的手法。

教规要求:经堂和塔刷乳白色,寺庙刷红色,白墙壁上用黑色窗子,红色木玄关及深棕色饰带、宫墙表面则关键用白及深棕色饰带,房顶一部分及饰带上关键装点鎏金装饰设计,或者用鎏金房顶。

这种装饰和色彩里的强烈对比,有利于突显宗教信仰建筑的必要性。

明朝古典建筑彩绘种类

明朝建筑彩绘的使用虽较普遍、但内容上记述很少,单从保存的实体来说,大致可分为三种图案设计方式,一是金云龙彩绘;二是旋子彩绘;三是龙草彩绘,特点是界面色泽饱满、用金量大、图案设计丰富多彩、装饰艺术强,用金量比较小。

次之,根据对明朝现有彩绘案例的解读,可将明朝彩绘分成线纹大点金、素描排线大点金、小点金和雅伍墨四种不同等级的彩绘种类,此系清朝彩绘档次的原型。根据明朝建筑级别,可将现有案例分成如下所示四种种类。

(一)线纹大点金

金线指箍头线、方铜心线沥粉贴金,并非清朝旋子彩画五大线(方铜心线、箍头线、岔路口线、密封胶条线、小盒子线)均为线纹;大点金指棱角地、旋沾花惹草、栀沾花惹草皆沥粉贴金,沥粉贴金占地面积并不大,但比较集中化。旋花有退晕,旋眼周围或者有红色装点。与其协调的斗拱结构为翠绿退晕,灰黑色缘道。案例有明朝初期智化寺的如来佛祖殿建筑彩绘。

(二)素描排线大点金

五大线均是素描排线,棱角地、旋沾花惹草沥粉贴金,旋眼附近也有红色装点,空放心,斗拱结构翠绿互补色,不退晕。案例有智化寺盛福殿、智化门、法海寺大殿内檐彩绘,及其东四大清真寺仿明彩绘。

(三)素描排线小点金

大线均为素描排线,棱角地无沥粉贴金,仅旋沾花惹草和栀花贴金箔。

(四)雅伍墨

全局性无沥粉贴金,无退晕,为次等彩绘。案例有瞿昙寺尺寸鼓楼、隆国殿物品游廊、金刚殿等地方彩绘。

总体来说,明朝彩绘相比清朝具备纹样图案丰富多彩、合理布局灵活多变的艺术特点,其发展历程展现了从杂乱到有章的清淅主脉。尽管我国古建筑彩绘造型艺术经历了从开始、发展成兴盛,再从兴盛迈向没落的艰辛历程。可是纵览中国古建筑色彩和彩绘造型艺术的发展史,依然由此可见我国建筑色彩造型艺术极好地展现出华夏子孙的审美观念。

一是艺术表达蕴涵具体内容规定。我国建筑色彩**体现在建筑和内容和形式,处在无上地位皇宫建筑色彩更为明显,坛庙、帝陵、寺庙的色彩较其次,一般住户建筑的色彩则十分单一;二是多种多样蕴涵统一。

分享到: